-
- » Article » Interviews and Reports » 刺猬《生之嚮往》所要嚮往的樣子

刺猬《生之嚮往》所要嚮往的樣子

post by 2018-06-18 16:27:02 last modify time : 2018-06-18 16:27:02

Article Cat: Interviews and Reports

田中小百合 2018-05-27 14:39:07
刺猬《生之嚮往》所要嚮往的樣子

00年代中後期於北京崛起的年輕樂隊裏面,「刺猬」絕對是最有代表性的一隊。他們的音樂既有反映青春躁動之Punk, Noise Rock等元素,又混雜了對照渾濁現世的Twee Pop, Dream Pop等風格;然而「刺猬」能「俘虜人心」的另一關鍵原因,是其作品承載了叫青春回憶的東西;那成長後的迷茫,亦依然揮之不去地滲入在他們的很多歌曲裏。刺猬樂隊的《生之嚮往》,仿佛於上張的甜夢內醒來,縱使他們仍感覺到被歲月所腐蝕,或是前行疲憊,卻又不甘心就此停飛、被鈍化,有著重新振作的意圖,或要在暗夜中也需亮起一點光。

爽朗的《二十一世紀,當我們還年輕時》,帶上直覺性的率真,令你感到現階段經歷了那麼多的刺猬樂隊,仍具有如剛出道時的那種灑脫、亦沒太多顧慮的搖滾生命力,實在難得。刺猬不像一些「老油條」樂隊,在變得成熟的同時也變了味,他們於專輯《生之嚮往》裏頭,還是未脫去「純」的本性,好比當了媽媽的鼓手石璐(Atom)仍存的童真之聲;或是主音也是樂隊靈魂人物趙子健那滄桑的形象外表下,仍保留著年輕的、學生似的、連X毛都仍未出齊般的Vocal一樣。但這樣的刺猬樂隊,並不代表是簡單無憂愁,他們致敬自己前作《春天來了》的《盼暖春來》,以主副歌落差較大的音樂情緒,更能讓人於當下失落中,對「往日」(刺猬在此副歌中像帶人回到過去,造出了中國北方民間獨特的味兒),進行了緬懷,或產生了唏噓的感覺。

專輯製作人李青在這唱片的文案中寫道:「一份蓋飯(單曲)和一桌大餐(專輯)同樣是一頓飯所帶來的不同體驗還是顯而易見」。於此《生之嚮往》之中,你可聽到刺猬樂隊對曲目起承轉合的在意,就像年輕的第一段落(前三首)結束之後,專輯進入到成長期的「叛逆時間」(這裡有從歌名就已經呼應了竇唯《高級動物》的《我們是動物》,以及Grunge Rock Style的《Opium》),然後他們又像在而立之年湧起了對事過境遷的感慨,帶來了一首寫得有血有肉、誠懇動人、埋伏傷感、亦存著於表象與真實之間的反諷與表達了一種無力感(「我們從不寫政治歌曲,因為寫了也沒有意義」)的優秀之作《錢是萬能的》;再之後的刺猬樂隊,如獲得救贖般地從消沉狀態中轉了出來、走向晨光(《生之嚮往》);跟著《夢遊一生》的不惑或寬容的音樂表情、最終曲的「滑翔之後 完美墜落」,以及刺猬以「一代人終將老去 但總有人正年輕」這句,來與第一首形成循環效果的用意,都體現出他們若將「人生」濃縮在專輯中的構思(所以新唱片稱為《生之嚮往》),或是藉此來回顧了自己由出道至今的起起落落。

而帶著那十多年不改的京式英語口音的子健,縱然在三首英文新歌的演唱上發生了點「車禍」(主要是發音問題),亦不掩他於專輯《生之嚮往》內,所再次展現出的才華光芒。他負責曲詞的《我們是動物》,半說半唱、又仿佛帶著冷笑,不經意地就對其不滿之現象,插上了鋒利的一刀(「今日狂妄自大的hip hop猶如昔日土搖」)。而「能屈能伸」、能不羈、狂野的子健,也可以譜出旋律優美動聽的專輯主題曲《生之嚮往》(它若是被力捧一下,一樣能夠像那些大熱民謠作品般擊中大眾市場);子健於此首所寫的歌詞,洋溢著其文采,當中之一句——「所有的愛 穿透這城市的壓抑與陰霾 濃縮於髮屋小巷盡頭樹枝搖晃窗外」,即顯示了他出色的文字功底,營造出市井又富文藝氣息、有著跳躍或流動感的想象之場景(他在新唱片裏頭寫出的很多「排列整齊」、字數相等並藏著豐富情感的句子,亦見證了其詞作水準的有所進步)。

由三人所組成的刺猬樂隊,當然沒有只令趙子健一個獨自發亮。石璐(Atom)創作和演繹的《勐巴拉娜西》,發揮了她母性或Vocal的魅力,令聽眾能遠離塵煙(「勐巴拉娜西」即是現在雲南的西雙版納),但歌曲沒出現過度的天真;《我們是動物》像把何一帆「推向」舞台前面,充分體現了他手上的這一貝斯,是使到音樂或現場(live表演)炸裂的優質助燃劑!刺猬在他們的音樂上沒有加入太多複雜的樂器,可能夠很好地利用結他、鼓、貝斯此「搖滾三大件」,畫出了有時俊美、有時陡峭、有時壯麗的山峰,給人不能暇接般的感受。好比《盼暖春來》以鼓/貝斯所帶動的波浪般起伏的主歌之後(Verse1與Verse2之間的間奏也是以貝斯為主導),躲於後面的結他卻像勃起一樣,提昇了聽眾的腎上腺素;結尾曲《火車駛向雲外…..》,一開始就已經以動力強勁的前奏,先給人第一波的高潮,可於歌的中段有所收勢,但主要在Atom的鼓擊下又令熱度未散、給人維持了仍能亢奮的狀態,跟著壓著的演奏能量再一次爆發,帶領我們駛向雲外、衝上雲霄……刺猬這一間歇/潛伏、再飆起的「傳統」式編曲做法,並沒有太多新鮮感,但他們鋪排、運用得好,使此專輯更加轉折連連、毫不沉悶。

據聞即將要在巡演後解散的刺猬樂隊,像以這張新專輯來做一個總結,並於結尾曲的最後一句——「一代人終將老去 但總有人正年輕」去作道別,又作為是對承傳者的寄語,令人聽完別有感觸!音樂作品變得更流行化的刺猬樂隊,依然在甜蜜外保持著「殺害」,「陽光、歡樂、槍」仍是好比他們的「搖滾三大件」那般,架起著這專輯;刺猬樂隊用他們的歌曲,表達著所謂短暫但像煙花絢爛的青春,除了具憤怒、迷茫之外,其實也是他們生命的「救贖」,而如此有著更多可能性的「青春」,亦是刺猬的《生之嚮往》,所要真正嚮往的「樣子」!

推薦:盼暖春來、我們是動物、錢是萬能的、生之嚮往

評分:8.6/10

- (0.0652968883514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