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Article » Interviews and Reports » 2011专辑《甜蜜与杀害》专访

2011专辑《甜蜜与杀害》专访

post by 2011-06-02 02:25:45 last modify time : 2015-05-10 19:03:51

Article Cat: Interviews and Reports

by 叶子阿姨(好戏网) , 2011.5
http://www.mask9.com/node/29101

<图1> 从《白日梦蓝》中的“青春,是青涩的年代,我明白,明天不会有色彩”,到《金色年华,无限伤感》中的“关于理想的故事,已不再有感觉”,再到《最后,我们会一起去海边》中的“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刺猬是一颗甜蜜的子弹,在我们的胸腔开出一朵蔷薇,开到荼蘼的灿烂和无法复制的未来。 刺猬的刺 好戏:刺猬的很多歌曲都是关于青春和理想,为什么会这么执着于这个话题? 子健:音乐关注的东西其实是永恒的,变化的只是形式,我也不会说以后就不写青春了。但是人活在不同阶段,对同一个主题的理解也会不一样,同样是关于青春,你二十岁写出来的东西,和三十岁写出来的东西,肯定不一样。音乐源于生活嘛,生活里有什么,我们就写什么。 好戏:有人说,刺猬的作品有种“情怀”在里面,你们自己是怎么理解的? 子健:刺猬的音乐有几个原则不能打破,首先必须是真诚的,发自内心的。我们不一味的追求时髦,现在什么流行就玩儿什么。还有,我们的歌一定要简单,我们是在这两个概念里做音乐。有些人觉得我们的音乐有“情怀”,可能是因为歌词关注的主题的原因吧 刺猬的心脏 好戏:最近三张专辑算是“青春三部曲”,从《噪音袭击世界》的躁动,到《白日梦蓝》的忧郁伤感,再到《甜蜜与杀害》的甜美晦涩,你们自己如何看待这样的转变? 子健:每张专辑都会有一个主题,其实也不是事先定好的,我们专辑的歌曲创作时间比较集中,所以情绪上也会比较一致。其实创作跟自己的生活环境有关,每当环境发生变化的时候,情绪变化和创作灵感也会比较多,我们之前的专辑,基本上都是这么做出来的。第一张就是,你大四了,该找工作了;第二张就是,你毕业了,工作了;第三张就是,你工作了几年之后,觉得不想活了。 好戏:有人说你们变了,也有人说你们一直没怎么变,你们自己是怎么看的?对你们来说,是坚持更重要,还是想要尝试不一样的突破和改变? 子健:一个乐队做出来的东西,肯定会有某种线索,如果哪天你听我们歌的时候,觉得像别人的歌,那才奇怪呢。其实新的东西我们一直都在听,每个人喜欢的音乐都不太一样,我们也在做不同的结合和尝试,希望下一张专辑可以颠覆以前的刺猬,相信到时候大家会感受到我们的努力和改变。 石璐:随着年龄的成长,大家的心态都会有变化,音乐上自然会随之变化,其实就是一个大家一起成长的过程。我们不愿意重复以前的自己,而是希望可以有一些改变和突破,总做一样的东西就没意思了。 好戏:《甜蜜与杀害》专辑与DEMO为何同步发行?这两张作品的相同点和区别是什么? 子健:其实我们也不想一下子出20多首歌,这样一般人也接受不了。专辑在去年年初就录好了,应该夏天就出的,不过去年乐队出了一些事儿,换成员什么的,没办法巡演,跟何一帆也需要时间磨合,所以拖延到现在才发。其实我们做音乐一直没停,现在已经到了新的阶段了,但是之前的作品还没有发行出来。我们不希望发一张专辑,大家看到的还是乐队以前的状态,我们希望每次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时候,都能有全新的状态。DEMO只是一个实验品,包括录音和发行的手段,很多音乐和歌词都还不完整,但是它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特别新鲜的东西,给周围的一些朋友听的时候,都觉得挺新鲜的,不太像原来的刺猬。 好戏:贝司手何一帆的加入,给乐队带来了哪些新鲜的变化? 何一帆:身高变高了(笑)。其实我来之前也有些顾虑,因为我喜欢的东西跟以前的刺猬好像有点不一样,不过他们给了我很多信心,也希望刺猬的音乐可以有些变化,在音乐上做一些探索。在排练的时候,三个人互相磨合,产生一些碰撞,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做成什么样,但是顺其自然的就做出来了。我在怪力跟在这边的状态是不一样的,因为要和新的人排练,对自己来说是一种成长和提高。 刺猬的温度 好戏:之前公路巡演,刺猬做到了专业和大投入,这样做的初衷是什么?有达到预期效果吗? 子健:其实这个也挺正常的,我觉得乐队巡演就应该这样,我们这次自己带了音箱和设备,因为不是每个城市都像北京一样,有这么好的设备条件。我们之前的两次巡演都没有自带设备,这次想做得更专业一点,希望自己可以进步。效果还是挺不错的,调音师也是我们自带的,因为你无法保证全国各地的调音师都知道你喜欢你,有的可能压根就不喜欢你,自己带调音师有个好处,就是演出质量可以有起码的保证。 好戏:对你们来说,做专辑和演出的区别是什么?Livehouse和音乐节的演出又有何异同? 何一帆:在做专辑的时候,我们会运用很多方法,搞很多花样,现场会更直接、更躁一点。 听专辑和现场是两种不同的感觉,在家听专辑的时候,可以听到很多细微的东西,现场更多的是视觉上的冲击和刺激。小场演出离得更近,互动的感觉也会更强烈。 子健:专辑会有很多概念,专辑里的有些歌我们很少演出,但不代表这些歌不好,只是我们觉得另外一些歌更适合在现场表演。专辑和演出只是完成一件事的不同阶段,最高兴的肯定是专辑做出来演出的时候,专辑是一个留下来的东西,而现场是你跟观众最直接的交流。从国内环境来看,酒吧的演出条件相对更成熟一些,音乐 节气氛还是很够的,但声音上的表现会打一些折扣,小场更自由,更能把我们想表现的东西表现出来。 好戏:你们演出时观众很多,互动也很强烈,你们觉得为什么大家会这么喜欢你们的音乐? 子健:观众愿意来看表演,就说明他们喜欢你,或者对你的音乐感兴趣,首先你自己就得投入,如果你自己都不投入的话,别人就更不可能进入状态了。其实我们并不擅长和观众沟通,更多的是把自己放到音乐里,真正好的乐队是不需要言语的,更多的是一种化学反应。刺猬的音乐是属于年轻人的,年轻人的特点就是反叛,觉得自己跟所有人都不一样,每个年轻人可能都是这么想的。在看演出的时候有这样的互动,其实就是一种释放,对于我们来说也是种鼓励,但我并不认为好的乐队一定要POGO,有些音乐就那样静静站着欣赏也很好。刺猬的音乐比较偏青少年一点,所以会有这样的反应,将来可能音乐上不会那么躁了,大家就会很少POGO了。 刺猬的声音 好戏:你们平时上班,周末排练,如何权衡音乐与工作的关系? 子健:其实都是生活逼的,谁也不希望自己这么累,单从音乐的角度来说,还是不上班比较好,会更自由。但是上班也有一个好处,就是你经常处于一种压抑的状态,更容易激发一些想法。那些歌词之所以能引起些共鸣,可能也是因为大家都处在同样的状态,如果我不上班,或者我是一个富二代,我写出来的东西就不会是现在这样了。 好戏:之前的采访中,子健说摇滚乐队要表达自己的态度,那么刺猬的态度是什么? 子健:摇滚乐并不是单纯的娱乐,虽然它现在看起来很像。所有牛逼的摇滚乐队,态度都是特别鲜明的,他们的态度在音乐之前就已经有了,乐队只是他们表现自己的方式而已。摇滚乐要表现的东西应该是多方面的,而不是为了迎合谁,中国很多的乐队都缺少这个,包括我们自己。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可能知道自己擅长的音乐,但是怎么去做好这个乐队,要展示的形象是什么,我们自己也没把握,只是在真诚的做音乐而已。现在好多人不是说“别给音乐那么多附加的东西”,确实是这样,乐队的态度不是表现在说了多少话,而是表现在坚持自我的精神,踏踏实实做音乐,没有受到周围的影响。 好戏:刺猬是个很低调的乐队,没有太多的包装和宣传,如何看待音乐和市场的关系? 子健:在中国做乐队,其实很难坚持自己,因为中国没有实质上的摇滚明星,收入达不到明星的标准,所谓的知名度也只是小众。但是越是这样,越是要坚持下去,因为摇滚乐一开始吸引你的就是这些东西,它是自我的、个性的、牛逼的。你既然来了,为什么不努力做一个能吸引别人的乐队呢?其实乐队是可以商业的,因为你得生活,但是刺猬会把握那个商业的度。还是那句话,你得坚持,原则的东西是肯定不能改变的,穷或者没钱这个事,你得想办法克服,不能拿音乐开玩笑。很多东西不是用钱来衡量的,这个世界不需要钱,需要的是做出东西的人,钱是所有事情里最后的那件事,当你把一个东西做好的时候,钱自然也就来了。 刺猬的柔软 好戏:摇滚乐似乎正在影响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你们怎么看待这样的现象? 子健:现在好多年轻人从高中甚至初中就开始接触摇滚乐,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喜欢摇滚乐,我觉得这就对了。以前因为种种局限,摇滚乐的影响特别有限,现在平台在扩展,音乐节越来越多,乐队也都在成长,各种各样的音乐百花齐放,我觉得特别好。 好戏:在未来几年的时间里,刺猬的发展方向是什么? 子健:刺猬会慢慢的告别青少年摇滚,在音乐上创造更多的可能性,我们希望从这个乐队发出来的声音,是只属于这个乐队的。随着年龄的成长,很多想法都会改变,最初我觉得只有Nirvana才是真正的摇滚乐,可是慢慢的你就会发现,整个摇滚乐的世界里有意思的事情特别多,只是当你特别年轻的时候,你可能理解不到那个程度。 好戏:给喜欢摇滚乐的年轻朋友一些建议吧。 子健:你一定要知道你玩儿乐队是为了什么,还有就是一定要真诚。当你知道自己要什么的时候,当你觉得别人做的音乐满足不了你的需求,当你觉得你可以做出更不一样的东西的时候,最重要的就是要坚持。一开始总是比较容易,但是当你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可能就会觉得没有一开始那么好玩了。有些乐队发展到一定阶 段,以为自己已经掌握了摇滚乐的真谛,就不再接触新东西了,我的建议就是一定要坚持听新的东西,并且努力去寻找它的根源,只有这样,你才能不断进步。 访后小记 子健说,我觉得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就是互相尊重,因为你听了我们的歌,对我们的音乐有所了解,为采访做了充分的准备,所以我们也会回答得很认真。我想,无论到了什么时候,无论身处什么领域,认真的人总会得到更多的尊重和感动,因为他们知道自己要什么,并且义无反顾。
-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