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Article » Interviews and Reports » 关于北京年青一代地下音乐人 -- 子健专访

关于北京年青一代地下音乐人 -- 子健专访

post by 2012-01-12 16:45:36 last modify time : 2015-05-10 15:23:51

Article Cat: Interviews and Reports

by 旮旯

子健你好,我是伦敦政治经济学院 (London School of Economy and Political Science)的学生,现在正在写关于北京年青一代地下音乐人身份建构的硕士毕业论文,需要对你进行采访,如果你能同意我将感激不尽。

<图1> When you write new songs, are you very self-aware, very knowing of what you want, or is it just a natural flow?Where do your inspirations come from? 当你创作新歌的时候,通常是有明确的目的性,还是只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你的灵感通常来自哪? 是自然的过程,首先是自己一段时间的生活与情绪状态,周遭的人和事,这些东西大概会决定一个时期的旋律感,一个旋律又会带我进入一个思维世界,把那里面跳跃的词句记下来就是一首歌。 Do you always feel the urge to experiment something different from what you’ve done before? I do find it strange that people have a hard time grasping the concept of a creative band not wanting to do the same thing for their whole careers. 你是不是总想实验自己之前没做过的东西?我觉得人们不能接受一只喜欢创新的乐队对自己推陈出新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是的,对于刺猬,我们在成长中丰富的不止是音乐的技巧,更多的是变化的世界与环境带给内心世界的冲击,这些东西导致你不可能总用同一套手段来演绎自己的音乐。当然,你也可以像雷蒙斯那样以不变应万变。但我想对于任何人而言新的总会更令人兴奋,更何况你是一个摇滚乐队。 Do you feel what you are doing on music is different from anyone else right now? 你认为自己创作的音乐是独一无二的吗? 如果我自己是独一无二的那么就是。音乐是很自私的东西,是一个不断开发自己,记录自己的过程。 Have you ever spent time together going through different records for hours? Do you still do that recently? Do you all stick to some particular genres or do you have diverse taste within the band? 你们乐队成员之间有没有花上很长时间一起听音乐的经历?你们最近还这样做吗?你们的音乐口味是否一致? 平时会分享一些自己喜欢的音乐给彼此。我们最喜欢的乐队可能不一样,但大概还是在一个审美体系中的乐队。 Do you think artists have to be a tortured soul to make tortured art? How do your music self and real self conflict or cohere with each other? 你认为要想创作出古怪的艺术,艺术家本身是否也得是那样的人?你在音乐上的自我和真实的自己是如何矛盾与协调的? 一切都源于人本身,我觉得艺术家需要的是在变化发展的世界中抓住一些不变的东西,再通过自己的方式表达给这个世界,对自己的不断认知是根本,你可以很古怪,也可以很通俗,一切源于你的特质,艺术家只是更善于捕捉并具有自己独到见解和表现力的人而已。 Is what you are doing as a musician more about grand themes or some everyday objects and issues? How could grand narrative avoid being phony and empty? Or tell me something about the difference between an everyday approach and the idea of mediocrity. 你做音乐的时候更多倾向于表现宏大的主题还是日常生活中的问题?宏大叙事如何才能避免假大空?日常生活的表达方式与庸常的区别是什么? 首先你总在思考的一些问题才会体现在你的音乐里,而不是我非要去写一个什么主题的歌才去想这些事,好音乐必须是发自内心的,它必须诞生于一个很小的个人世界,但这个世界可以通过音乐变的很大,这很奇妙,有反差,我觉得这是艺术的魅力,他能把一个人离散的思维通过声音连接在一起,而这些声音又会在另一些人的大脑中形成新的世界。 Has anything from your lyrics been censored or any song been banned? 你们有没有被审查删除的歌词或者被禁播、禁演的曲目? 有一些,我们不得不去提供假的歌词和曲目名称给政府。《蜜杀》中的很多都是。 Do you agree that ‘tension and a sense of being an outsider create the best music’? Does the best music have to be provocative, dangerous, challenging, mind-blowing, a bit out of people’s comfort zone? 你是否赞同“张力和处于局外人的身份对于创作出好音乐至关重要”?好的音乐是否要具有煽动性,危险性,挑战性,使人震撼,超越人们的安全区域? 我觉得这取决于音乐种类,摇滚乐需要一些音乐以外的东西,那些源于灵魂的音乐总能给人更大的震撼,但也有形式上的创新带来的革命,最好的音乐应该是两者兼备的。危险是相对的,有时候越真实的东西在某些国家就越危险,但在另一些地方可能就会很美好。我觉得人类最终需要的音乐也许是不需要歌词的。 Do you agree that kids nowadays who get music from various easy and open sources find it even harder to be original and innovative? 在有了更多简单易得的听音乐的渠道之时,是不是原创变得更难了? 并不是,更多的信息和数据会更有利于你归纳出解决问题的通用方法,见多识广,总会有一个好的手段是只属于你的,个人的丰富源于多彩的世界嘛。 Why is it so difficult for many bands to make the second record in China? Are they one-hit-wonder bands who are running out of fresh ideas or is there any other reason? 为什么对于许多中国乐队来说第二张专辑尤为难产?是因为他们没有新想法了还是什么别的原因? 这个问题比较复杂了,我觉得原因是多方面的,一些好乐队创造力应该不是问题,也可能有些是环境和经济上的压力导致无法坚持下去,或者是野心不够,出了一张专辑就认为“圆梦”了,一些可能是荷尔蒙不够,一些可能是表达欲望强于音乐素养等等。 What are the best and worst memories in your music career? Have you ever lost the passion for music? How did you regain it? 你做乐队的过程中最好的回忆和最低潮的时期是什么时候?你是否失去过对音乐的热情?你又是如何重新获得它的? 很多美好的第一次,第一次拿到自己的专辑,第一次参加音乐节,第一次台下有人pogo,第一次跳水,第一次在走在街上听见唱片店里播放自己乐队的歌,第一次巡演,第一次越过大洋去美国巡演,第一次砸吉他,第一次....所有这些回忆都十分的美好。 最低潮的应该是2010年,由于音乐上的追求不同,我们更换了两次贝斯手,我们不能为了让生活更富裕而去改变自己的音乐,但音乐上的探索也被生活所拖累,经济上问题重重,当你最困难的时候却没人能真正帮助你,只能靠自己去改变,网上还有很多谣言在骂乐队,乐评人们都想一棒子打死我们,记得最困难的时候有一次我和阿童木对视了几秒后直接眼泪就掉下来了,但我们依然如期把《蜜杀》这张唱片录制完了,子健弹的贝斯。当时甚至想过一死了之,但我们知道我们还有想做的音乐,我们还没到说再见的时候,音乐一直是支撑生活的精神支柱,这是让我们觉得唯一自由而有意义的事情,我们全身心的热爱她,我们享受每一次创作和演出的过程,现在我们度过了那段时期,一切都在向着更好的方向发展了。 What have you changed compared to when you first started the band? 与刚组乐队的时候相比,你在哪些方面变了? 更加理性了,对周遭的人和事更加敏感了,最初我们认为所有听摇滚乐或者说这个圈子里的人都向我们一样单纯,但我们当时显然过于乐观了,现在很多事看的更清楚一些,自己能把握和控制的事情更多一些,但不变的是在音乐上的想法和热情。 List things you have compromised most and things you have insisted uncompromising. 做乐队以来,你做出的最大妥协是什么?又有什么是你坚持不肯妥协的? 妥协了自己在工作上的成长,因为乐队我换过三次工作,现在在新浪做程序员,但如果没有乐队我现在应该可以在做到技术主管。由于我们不定期的巡演,所以不会有人提拔我为主管的哈哈。 不肯妥协的当然是音乐的发展,每次做一张新的专辑的时候我们总要去寻求一些突破,而对于一直摇滚乐队这种探索也许会越来越偏离主流的听觉审美,我们需要找到一种新的表现形式和概念,在艺术的层面有所突破,我们想让自己变得更加独一无二,这些很多是说不清的事情,当然我们也不想被孤立,进入所谓的象牙塔,总之我们不愿意重复过去的自己,音乐上必须一直在进步,这是不会妥协的。 Have you ever felt you were overrated/ underrated by the critics or fans? How did you deal with such misinterpretation or adulation? 你认为自己曾经被评论界或歌迷高估或者低估吗?你怎样对待这样的误解或过誉? 中国的评论界一直对我们没什么好感,或者说一直在低估我们的能力,但歌迷往往给了我们更多的爱。其实这些对我们来说都无所谓,坚持走下去,过20年再回头看今天,所有明眼人都会道的一清二楚,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把握住自己的方向,不能随便拿音乐开玩笑。 What’s the most annoying thing you’ve been asked by music jurnos? 你被音乐记者问的最烦的问题是什么? 你们为什么叫刺猬。 Some reviews seem so obsessed with discovering which song sounds like this or that, does it affect you? 一些评论特别喜欢发掘某首歌像这个像那个,这对你有影响吗? 每个乐队都有深刻影响自己的乐队,这很正常,旋律上相似的巧合其实也很正常,但是抄袭还是你发自内心的创作,有一定敏感神经的善意的听众都自己心中有数。那些不怀好意的想靠自己的评论毁掉乐队的人到处都是,每个时代都会有很多小人,这些其实对乐队都没什么影响,因为我们很清楚自己做出来的东西。 As an independent musician rather than major label singer who has A&R people promote your music and tell you how to build up the fan base, are you keen on introducing your music to new ears? What have you done? 作为独立音乐人,而不是签约有一帮经理人帮助推广音乐的主流唱片公司歌手,你们是否热衷于把自己的音乐介绍给新的听众?你们是怎么做的? 最好的方法当然是让听众自己去口口相传,我们不会去努力的硬让别人听自己的音乐,我们认为不断的出新作品,做新专辑,去国内国外做巡演,这才是独立乐队应该去做的,你自己享受这个过程的同时,你的乐迷数量其实已经在慢慢扩大了,当然前提是你的音乐还不那么让人烦哈哈。 What is the biggest stereotype on alternative music in China? 现在对中国不主流的音乐最大的成见是什么? 很多乐队为了金钱偏离了作为一个很酷很牛逼的独立乐队所应该去做、去探索的音乐和生活方式,他们正在变得迎合或者沦为对国外乐队的低级创意改造与模仿,我们始终认为摇滚乐应该是通俗音乐文化里最艺术化得一个分支,你永远都不能停止对音乐和精神的探索与突破,否则将来你不会得到人们的尊重。 Is China really a multi-cultural society right now? Is it necessary to heighten others’ awareness of your music claims? Is it important for you to make people understand what you are doing musically? 现在的中国真的是一个文化多元的社会吗?你是否认为有必要提高其他不是你们歌迷的人对于你们音乐主张的认识?对你来讲,让人们理解你的音乐很重要吗? 我认为中国的,至少北京的地下音乐场景正在变得愈发的多元化,很多形式并存,并且都有做的还不错的人。歌迷对于乐队的认识我觉得应该是自发的,媒体可能会起到一定引导作用,我们当然期望更多的真正的歌迷,但这个不是着急的事,音乐有可能改变一个人,也可能无济于事,我们觉得任何一件事要想做大做好都不是单一的,是综合的事情,我们做好了慢慢理解的人也就多了。 Has your record label ever come and asked you “do you have something for the radio, or ads?” 你们的唱片公司是否让你们做一些适宜放在广播或广告里的歌? 这个不会,这个还是取决于乐队成员自己的性格,我们会做最适合我们当前心态的音乐,也许是好听的流行的,也许是阴暗,也许是地下的,等等,一切取决于环境和心情。 Have you ever been involved in commercial activities? How do you find it? Which brand would you like to be the face of its ad campaigns (You name it!)? 你们参加过商业活动吗?感觉怎么样?如果有机会的话你想给谁代言(任何品牌都可以)? 参加过一些,可以改善一下乐队的经济状况,但那个不是摇滚乐。我们不想代言任何产品,除非那个确实是我们自己认为很棒的东西,比如chuck taylor。 It’s interesting to categorize gig goers by the way they look. You can always find some look-alikes off the stage in accordance with whose fans they are. What kind of people come to your gigs and listen to your music? What do you expect from your fans? 从看演出的人的穿衣打扮来判断他们是谁的歌迷是很有意思的事儿。你总能在台下找到一些穿的很像的人。是什么样的人来看你们的演出,听你们的音乐?你希望他们是怎样的人? 刺猬的听众比较杂,有一些中年人,也有音乐行业内的人,还有很多大学生,上次一个加我们微博粉丝的女孩给我们的留言是“我从小学就喜欢你们”,受宠若惊了。我们的作品一直在成长,有人关注总是好事,我们对这部分听众没有太多的期望他们必须是某一领域的人,我们不是科学家,但我们就是真实的存在着,你可以很喜欢,你也可以视而不见。 Are you active in social network sites to keep in touch with your fans? Do their opinions count? 你经常通过社交网站和歌迷保持联系吗?他们的意见对你们是否重要? 我们只是在必要的时候宣传一下自己的演出、唱片、新作品。我们很少听取其他人在音乐上的意见,包括一些朋友,但我们会经常和朋友交流最近听到的好音乐。 From the beginning of your music career up till now, have the audience changed? And the whole underground scene? 从你开始做音乐到现在,你们的受众变了吗?整个地下音乐景观又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一直在变化,流失了一些,但也有更多的人关注进来,因为我们的音乐也一直在成长。北京的地下音乐景观已经度过了最巅峰的时期,现在正在变得更加多元化,也许也在酝酿下一个场景。 Before you started the band, did you often go to gigs in Beijing? Whose gigs? Apart from your own shows, are you still a frequent gig goer right now? 在组乐队之前是否经常在北京看演出?主要看谁的演出?你现在还经常去看演出吗? 看演出的习惯一直都有,我更喜欢看一些新的地下乐队或者实验音乐的现场。新的乐队我比较喜欢吹万和致命摇篮死。 As a Beijing-based band, what does Beijing mean to you? 作为一支基于北京的乐队,北京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这里是我们的家,我们有理由成为他的一部分,让你的城市因你而更酷。 Are you part of a scene in Beijing with other bands or do you think you kind of stay out on your own? Is there a sense of community among peer musicians in Beijing? 你认为自己是跟其他乐队一起成为北京地下音乐圈的一份子,还是特立独行,独树一帜?在北京的乐队中有没有一种共同体的意识存在? 我们应该是其中的一份子,但大家有都各具特点,保持了一定的离散的状态,但也有些共同的意识,探索精神,这可能是大家共同意识里的一个核心。 △You have quite an influence over younger bands, how does it feel introducing other people to new styles and perspectives on what can do musically? 你们对更年轻的乐队有很大影响,对于这种音乐视野和风格领路人的角色你怎么看? 我们不认为自己是什么领路人,大家都是在一定的音乐基础上融入自己的性格,可能我们只是找到了一种简单的适合自己的表达方式,并且他在小范围流行了起来而已。 Is there any new band you find exciting, home and abroad? Do you feel older music’s always better? 最近有没有特别喜欢的国内外的新乐队?你是否觉得老音乐总比时下的音乐强? 老的东西是很锐的,我们认为这是青少年摇滚乐所必备的,探究音乐的根源肯定有助于你思考问题和找到自己的方向,但新的东西也要坚持听,有些新乐队的东西更有助于打开你的想象,更有活力,总之是很有意思的事,新的乐队我们目前最喜欢的是Holy Fuck,他们真的很酷。 What is the next big thing in Beijing underground music scene? Are you optimistic about it? 北京地下音乐圈的下一个大动作会是什么?你对它持乐观态度吗? 也许短时间内不会再掀起一个新音乐的潮流,北京的乐队需要把这里的好东西带给世界,我们不能太孤芳自赏,去更广阔的场景中竞争,去更大的舞台表演,这是目前北京最好的乐队们应该努力去证明的事情,但这并不容易。 How much do you think what you are doing and the way you live as a musician are different from or similar to the other young people’s life in Beijing? 你认为你作为音乐人的工作和生活方式跟其他的北京年轻人有什么相同和不同? 只是在下班后他们在打游戏、唱KTV、蹦迪,而我在排练,仅此而已。 △You have a lot of experience touring abroad (or out of Beijing), how was the reception from the local audience when you played over there? Did you hang out with local bands and audience? What was it like? 你有很多去国外演出的经历,那边的观众如何回应你们的演出?你们有没有跟当地的乐队和观众一起玩儿?感觉怎么样? 如果你真的好你就会得到认可和更多人的帮助,这是我们认为国外的环境和国内最大的区别,国内有时候会有很多音乐以外的人和事在限制或者嫉妒你的发展。我认为国外的环境更加自由,当然竞争也更加激烈。外出演出的经历总是很开心的。 What do you think are the shared characteristics of young people in a cosmopolitan modern world? 你认为什么是在全球化的现代生活中被世界各地年轻人共享的特点? 个性,标榜自我,我们不需要英雄,因为我们每个人都足够的个人英雄主义,做的多的人就会得到更多的尊重。 △What do the other cities (in other countries) offer to musicians that Beijing doesn’t and vice versa? 有什么东西是其他国家的城市能给音乐人而北京给不了的?反过来北京有而其他城市没有的又是什么? 上面提到了,自由的互助发展的环境,这点北京的地下音乐人很难得到前辈们的帮助,只能靠自己。另一点就是你很难才能靠音乐谋生,你必须具备很多优秀的素质和能力才能玩好并坚持一个乐队,但相反这些不利的环境也让这里的音乐人必须对音乐有十足的热爱才能坚持下去。北京是个很摇滚的城市。 Which has been your favorite place to play so far? Can you imagine playing in a big venue like Workers’ Stadium? Thinking of an underground band going mainstream is super hilarious though. Do you think it’s important for you to keep your underground credibility and authenticity? 目前为止你最喜欢在哪演出?你能想象在工体那样的大场地表演吗?想到一只地下乐队变得主流是非常搞笑的事情……你认为保持一只地下乐队的纯粹性很重要吗? D22。我们不想去工体表演刺猬的音乐,目前也没有那个能力,纯粹性很重要,这是好音乐的前提,也是和流行音乐最大的区别,如果你一直很纯粹有可以在工体办演出,那么我也很敬佩你。 Who’s your music hero? How much of influence did he/she/they have on you becoming a musician and moving on? 在音乐上对你影响最大的人是谁?他是怎样激发你成为音乐人并不断前进的? 无疑是kurt cobain,他和他的乐队的故事就是一本完整的地下乐队成长的蓝本,很难有地下乐队能够再达到他们的成就,但他们的故事就是你前进的动力。 Is there any Chinese musician you particularly respect or feel musically connected to? 有没有特别值得你尊敬并给你音乐启发的中国音乐人? 北京的新音乐场景中的每个音乐人都在互相影响互相启发。对我来说更多的启发来自于朋友以及大家的生活状态,李青、李维思、詹盼、张守望等等。 Do you play covers in your live shows and why do you choose them? 在你们现场演出的时候会做翻唱吗?为什么会选择翻唱那些歌? 有时候会,我们翻唱过 样样红(黄安),觉醒(地下婴儿),闹海(哪吒),Just Like Honey(JAMC),Transmission(Joy Division),Territorial Pissings(Nirvana),Morning Morning(Fugs),Imagine(John Lennon),Sweetheart(Suicide),Can't Seem To Make You Mine(Seeds),原因就是好听、感动,当然也需要在自己能够表现的范围内,我们会适度改编以让这些歌是刺猬的表达方式。 What’s the difference and connection between you and the older generation of Chinese musicians? 你认为自己这一代音乐人与中国老一辈音乐人最大的不同是什么?有没有什么相通之处? 我们的时代更好,信息更多,我们可以创造出更加不一样的声音,我们的竞争更加激烈,我们的环境更加优越,我们的思想更加开放,我们不注重摇滚英雄主义,更注重音乐的现实意义,相同之处就是我们都是善良的可爱的热爱音乐,追求理想的人。 What do you think is the Zeitgeist of our time? Would you prefer to be “the voice of a generation”, or a smaller cult band? What are your music career aspirations? 你觉得属于我们这个年代的“时代精神”是什么?你更愿意为一代人代言还是当一只小规模的只受到有限人群喜爱的乐队?你对于自己音乐生涯的抱负是什么? 个性,独立,思考,创新。这个时代的摇滚乐应该是摆脱对国外模仿痕迹的时代,中国变化发展之快带来的社会问题更加有助于年轻人思考问题,我们只是生活在看似和平的年代,我们应该可以更有所作为。我不愿意成为代言人,但我会用实际行动诠释我对青春和摇滚乐的理解,如果这能影响到更多的人我会很欣慰。我们想成为伟大的乐队,但我不想把这话说出来,前进的唯一理由是:我们还有想法,我们还可以做的更好。如果我们枯竭了,那乐队就会立刻解散。 How do you position yourself in the world’s rock music legacy and heritage? Is it a little bit different being in a Chinese band? Does your knowledge of pop history compromise your ability to create something original and new? 你将如何看待自己与世界摇滚乐的遗产和传统的关系?作为一个中国音乐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对于流行文化历史的了解会不会限制你创造出新的东西? 我们会努力的成为世界范围内的摇滚乐遗产的一部分,但目前来看其实还只限于中国。中国需要更多的认可,当然前提是你要做出能够让人认可的作品。我们需要了解更多的历史,可喜的是摇滚乐的历史很短,新的东西有音乐技巧和精神内核两方面,前者需要我们去尝试去锻炼,后者则需要更多的关于时代的思考与体验,每个时代留给年轻人的机会都不多,超常经历者总会更胜一筹,我们正在努力。 Is image important for a band to have an identity? Do you think a band’s image should be strong both sonically and visually? 形象对于乐队身份的建构重要吗?你认为乐队是否在视觉和听觉上都应该具有强烈的形象? 这是必然的,好的形象更有助你吸引更多的年轻认的眼球,刺猬目前还属于青少年摇滚乐,乐队还是需要些萌点的。视觉不用太雷人,但要能看出个性,失去个性的摇滚乐就不称之为摇滚乐了。 What’s so special for you being a male/female musician? △What kind of chemistry do you have within the band between men and women? 对你来说,作为一个男性/女性音乐人有何特别?在乐队中的男女成员之间有怎样的化学反应? 女孩的思维方式更加柔性,更加巧妙,尤其在音乐编配上,我们不期望自己写的歌都像义勇军进行曲那样高亢,需要一些聪明的或者怪异的神经在里面。女孩很好的补充了这一点。排练时可能不是男女之间的化学反应,而是彼此创作的音乐的部分互相激发的化学反应,好的音乐都是一种化学反应。 Do you think it’s important for musicians to step outside their allotted class roles and encounter each other and learn from each other? 你认为走出自己的阶级身份与来自其他背景的音乐人互相交流学习很重要吗? 重要,你有必要去了解这个世界的每一个部分和每一种状态的人,你需要去体验并思考这些问题,每次巡演的过程都是一次身体和心灵的双重升华,我喜欢和各种人交流,去了解他们在想什么,人的思想是这个世界最有意思的一部分。 Do you agree that being in a band is increasingly becoming rich kids’ privilege? 你是否认同“做乐队已经越来越成为有钱孩子的特权”这个观点? 当然不是,我认为好的地下乐队更多的来源于贫困的呐喊,因为这些人更需要改变,而叛逆和改变是摇滚乐的一部分。有钱孩子可能会做出更“漂亮”的音乐,但有时候无异于富人的玩偶,摇滚乐不应该沦为小丑。 Do such things as education, self-improvement and being hard-working make sense for alternative musicians? 你认为教育,自我提升和努力工作对于不主流的音乐人来说是否具有意义? 当然。自身素质的提高很重要,教育是很重要的一部分,音乐的才华可能有些是天生的,但能做好一个摇滚乐队我觉得不仅仅需要具备音乐才华,这是一个很综合的事,智力,受教育的程度可能决定了你思维的密度与逻辑,在中国这点非常重要,因为如果你不受更好的教育你就看不到更广阔的世界。 Do you identify yourself with those “rock star behaviors”? What’s your opinion on the cliché of “sex, drugs and rock ‘n’ roll”? Do we always need a little controversy and even moral panic for the sake of rock ‘n’ roll? Have you ever been overwhelmed by the glamour of rock ‘n’ roll and felt it was getting bigger than music itself? 你自己认同所谓的“摇滚明星行为”吗?你对于“性,毒品,摇滚乐”的陈词滥调怎么看?为了更摇滚我们是否总需要点儿争议甚至道德恐慌?你是否曾经感觉到摇滚乐的外在光环已经超过了音乐本身并且对它有些把握不了? “要做爱不要战争” ,在对人类的爱的基础上的无限的自由。这可能是摇滚乐追求的永恒的东西,这些其实已在音乐之外,他以摇滚乐为载体在这个世界存在,由这一思想引发的行为可能会超出正常人的理解,但他确实是有意义的,摇滚明星是属于未来人类社会的现实先行者。真实的自由会赋予人们无限的创造力,我很相信这一点,我相信我有能力把握自己的未来。 Name 5 words that best describe who you are. 用五个词描述你是谁。 刺猬 IT程序猿 理想主义者 叛逆 不羁 Name 3 things or people that are influential to your identity formation. 列举出三样对于你的身份形成至关重要的人或事物。 刺猬 摩登天空 D22 最后是一些有趣的小问题 What do you believe? 你相信什么? 爱可以改变一个人,自由可以赋予人们创造力。 What do you care most recently? 你最近最关心什么? 我父亲的病情,他得了脑血栓 Does anything in particular scare you at the moment? 现在有什么东西让你感到害怕? 铁道部 Have you ever felt the urge to destroy something? 你有没有过毁掉什么东西的冲动? 想杀人,杀掉身边的小人 When was the last time you felt proud of yourself? 你上一次为自己感到骄傲是什么事情? 画了我们美国巡演的海报哈哈 When was the last time you asked someone (non-acquaintance) for a photo/autograph? 你上次跟不是熟人的人要求合影或索要签名是什么时候? 5月在上海和银苹果的老爷爷要了签名手卡 When was the last time you thought about death? 你上次想到死亡是什么时候? 前天写一首歌的歌词的时候 What is the last thing you’d do if the world was ending? 世界末日之前你要做的最后一件事是什么? 和陌生女孩做爱
- (0.36182999610901s)
◕‿◕
Ph㊣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