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Article » Interviews and Reports » 刺猬 重燃熾熱陽光氣息:電郵專訪 by @袁智聰mcb

刺猬 重燃熾熱陽光氣息:電郵專訪 by @袁智聰mcb

post by 2012-08-30 12:34:38 last modify time : 2015-05-10 19:03:51

Article Cat: Interviews and Reports

刺猬曾在4月22日來香港於Hidden Agenda舉行音樂會
<图1>
<图2>
刺猬 SUN FUN GUN (Hedgehog / Love Da Records)
<图3> Text : <a href="http://weibo.com/yccmcb" target="_blank">袁智聰</a> <a href="http://www.mcb.com.hk/online2/article/article.php?did=2&aid=750" target="_blank">原文链接</a> Post Date : 2012-08-24 多年來,我們彷彿看著刺猬這支北京三人樂團在成長,聽著他們通過內心那股青春騷動來譜寫出動人的獨立搖滾曲目。所以刺猬筆下的歌曲,都來得猶如記載了他們的成長歷程。今次來到樂團的第五張專輯《Sun Fun Gun》,刺猬不再沉溺於去年的前作《甜蜜與殺害》裡那份幽暗與內斂的憂鬱心情,而是重燃起樂隊身上的熾熱陽光氣息——正如唱片封套上的一片赤紅般。 《Sun Fun Gun》專輯發表之同時,子健、阿童木與何一帆早前亦曾在4月22日來香港於Hidden Agenda舉行了刺猬的Live in Hong Kong 2012音樂會。如無記錯,今次已是我第五次看刺猬的現場演出了。然後,《Sun Fun Gun》亦在這個8月正式在香港與台灣發行,而我亦跟主將子健做了一個電郵專訪。 大抵樂迷最想知道的,就是為甚麼刺猬會脫離合作多時的摩登天空,而成立自家廠牌出版《Sun Fun Gun》。「因為在摩登出版的話我們很難收回唱片製作成本,並且摩登也沒有很好的將刺猬的唱片在海外出版和推廣,所以我們自己擁有版權的話會更加自由。大陸部分實買唱片的聽眾很固定而且數量也不是很多,刺猬有一定的樂迷基礎了,我們獨立發行的話,可以最大程度的收回錄音成本。」 <h4>

從沮喪到陽光</h4>

前作《甜蜜與殺害》是一張「關於青春的完結」的唱片,歌曲也來得幽暗內斂而處處表達出傷逝的情感與告別青春的苦澀。不但唱片封面上的黑白照片中子健之目光是怎樣呆滯,甚至2011年3月我在Hidden Agenda看刺猬的演出,台上的他也看來一臉憂鬱愁容。 「《蜜殺》其實是刺猬比較走失情緒十分低落的時期創作的作品,那時我們面臨了很多困難和挑戰,2009年美國巡演後博宣(前低音結他手)退出了樂隊,國內網絡上的輿論壓力很大,樂隊也是經過了很長時間才找到了新的合作樂手。再加上當時北京搖滾圈內,已經開始愈演愈烈的毒品問題等等。總之樂隊在精神身體和主觀上,都處於一個幾乎崩潰的邊緣,但作品已經有了還是要錄出來。於是那張唱片裡的情緒現在聽上去都十分的沉重和沮喪,當時我們的想法是出完唱片就解散樂隊,還好現在一切又都回到正軌上來了。」 對比之下,今次《Sun Fun Gun》又有甚麼因素令到你們走出《甜蜜與殺害》之抑鬱情緒而重新呈現出陽光氣息呢? 「何一帆的加入讓我們有了充實信心的勇氣,他是陽光很靠譜同時也很朋克的人,他喜歡The Clash、Fugazi,他演奏貝司的方式和博宣有很大差別,所以我們在合作的過程中擦出不少火花,我們似乎找到了更加寬廣的音樂方向,事情變得有趣了。《Sun Fun Gun》是我們在一起合作的第一張作品,Punk的味道比以前任何刺猬的專輯都濃重,當然他得貝司線也給了結他更大的發揮空間。」子健亦透露當年《蜜殺》裡的低音結他實際上是由他彈奏的。 <h4>

紐約新迷幻</h4>

《Sun Fun Gun》在紐約市灌錄,你們有何特別的體驗?製作氛圍跟在北京有何分別?有沒有歌曲是在紐約市寫成呢? 「這張唱片的大部分歌詞都是在紐約錄音之前和Xiu Xiu的美國巡演路上修改並最終完成的,紐約的錄制體驗很好,他們有一流的設備,一流的錄音室和錄音師,而且效率很高,刺猬是錄音非常快的樂隊,我們四天就完成了唱片的錄製。」 《Sun Fun Gun》專輯的開場曲正喚作〈燃燒的心〉,這首在溫婉Bassline下的明快Noise-Pop歌曲,再次奏出一股青春的燃燒。而阿童木主唱的〈Dear Boy I Wanna Be Your Girl Friend〉,則是百分百清新跳脫Indie-Pop曲目。Noise Rock的〈Surf With Shark〉不但令我聯想到Sonic Youth,還有《Isn’t Anything》時期的My Bloody Valentine。唱道:「頹廢叛逆也並不是我本意 / 在邪惡並微笑著的世界裡 / 創造一種僅屬於我們的聲音 / 摧毀那些扼殺自我的教育」的〈樂隊〉本是一首Punk-Reggae歌曲,然後乃引伸出長長的迷幻演奏。 《甜蜜與殺害》和《Sun Fun Gun》裡有多首曲目都呈現著Noise-Pop與Shoegaze以至Psychedelic的影響,這是近年刺猬之一大取向嗎?有哪樂團對你們在這方 面的影響最大? 「是的,今年我們重溫並新聽了很多的Psychedelic,比如CAN、Spacemen 3、The Jesus And Mary Chain、Count Five、13th Floor Elevators、The Seeds、Psychic Ills等等新老迷幻搖滾。」 今次刺猬在《Sun Fun Gun》裡所捕捉的,是一種好比90年代初葉英倫獨立搖滾的迷幻聲音。〈Black Kiss〉便是由懶洋洋而推至扣人心弦的迷幻搖滾曲式。至於〈The Burning Sun In The Morning〉所奏出的已不獨是氛圍化的Shoegaze,而是好比Spacemen 3 / Spiritualized / Spectrum的太空迷幻之音。 「我們還是要保持並發展自己的風格,更多的結他音效會增加音樂的想象空間,但我們也不能丟失刺猬本身的優勢——我們有非常Power的音樂架構和非常好的旋律,所以我們隻是在這個基礎上增加一些我們認為有趣的東西。」 <h4>

加入提琴伴奏</h4>

〈Choose Whatever You Want All The Time〉全然復刻了90年代初的新迷幻氣息,曲中有曾為Yeah Yeah Yeahs及MGMT伴奏的Gillian Rivers負責小提琴演奏。在憂鬱思緒時,也有苦澀詩意的〈重慶〉,而〈最寂寞的一天〉在80年代的低調氣息下,勾勒出淡淡然的寂寥心情,曲中還有吹萬樂隊的閆玉龍拉奏小提琴。 為何有意為〈Choose Whatever You Want All The Time〉和〈最寂寞的一天〉這兩曲加入小提琴伴奏呢? 「〈Choose Whatever You Want All The Time〉這首歌的結尾部分非常大氣,我們想營造一個十分開闊的畫面,小提琴是個不錯的選擇,我們認為效果很好;〈最寂寞的一天〉是用弦樂才能最大程度的體現那種孤寂和憂傷的旋律,閆玉龍演奏的很到位。」 香港/台灣版的《Sun Fun Gun》專輯內特別加錄〈Sky〉和〈你真有名〉這兩首Bonus曲目,可以介紹一下這兩曲嗎? 「〈Sky〉聽上去像是在天上完成的歌,這是我們先前沒有發表的錄音室作品。〈你真有名〉是2010年初的一次排練室錄音,這首歌後來被扔掉了,但是這個版本的錄音一直保存了下來,其實是很好聽的保留刺猬最初動機和架構的音樂小品。」 <h4>

毋忘D22</h4>

早年刺猬是壓倒性地以創作與演唱英文歌為主的樂團,經過了多年的發展,他們的中、英歌曲已達至平分秋色的比例。到底子健是怎樣決定一首歌曲是寫英文抑或中文呢? 「相對私人體驗的歌曲和大多數愛情歌曲都是英文的,和中國現狀相關的有一定社會責任感或成長體驗的歌曲大多是中文的。」 《Sun Fun Gun》的壓軸曲目〈夥計們真搖滾,那天我也在 D22〉,實為舊作〈24小時搖滾聚會〉在已成歷史陳跡的獨立音樂表演場地D22,帶來可一不可再的超迷幻而愈發扣人心弦爆炸力之現場演出版。當我問到刺猬最棒與最刺激的一次現場演出經驗,那亦是發生在D22的。 「2009年末在D22的演出,刺猬原始陣容的最後一次演出,當時全北京的刺猬樂迷可能都來D22了,門口排隊排了200、300米,很多聽眾都沒進來,窒息得接近瘋狂的現場。」
- (0.17836689949036s)
◕‿◕
Ph㊣ne